新浪新闻客户端

中兴被美国封杀 这位76岁老人的背影令人泪目

中兴被美国封杀 这位76岁老人的背影令人泪目
2018-06-19 10:34 新浪综合
而当年运-10大飞机在进展突飞猛进的时候悄然下马的悲剧,今天绝对不会再发生了!  实质的竞争,我们让无可让,不能抱任何幻想!  因此,表面的贸易战,实质是产业竞争力和价值链主导权的争夺,更高层次来讲,一定程度上也是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中话语权的竞争。

  原标题:当中兴被美国封杀,这位76岁老人的背影令人泪目……

  来源:环球人物

  最近,有一张照片在科技圈刷了屏↓↓

  在美国封杀中兴后,这张照片从中兴员工的朋友圈流出,照片上走在最前面、拉着黑色拉杆箱的老人是中兴创始人侯为贵,后面跟着的是中兴董事长和CEO ,他们在深圳机场,准备出发去美国。

  这张照片配的文字是: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。76岁的中兴创始人侯为贵老爷子临危受命,重新踏上征程。

  4月16日,美国商务部宣布激活拒绝令,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兴通讯销售一切产品,时间长达7年,禁令立即生效。这意味着,从4月16日开始,美国相关公司不能再跟中兴通讯有生意往来。

  在核心零部件上依赖美国的中兴通讯,开始进入依靠库存运营的危险周期。据内部人士透露,中兴的库存只能维持一到两个月。如果在库存消化完之前还未寻找到和解方案,中兴通讯在短期内将面临“断流”“窒息”。

  收到被封杀的消息后,76岁的侯为贵被请出山,他没有耽搁,立刻启程前往美国斡旋,为中兴争取机会。

  作为中兴的创始人,侯为贵为中兴奋斗了30年,带领着中兴从默默无闻一步一步走到全球通信厂商第四的位置。

  2016年,侯为贵退休。退休时他说:“我就要75了,人生总要有不同的阶段,希望卸任后生活丰富一些。”本以为能安享晚年,没料到他退休才一年多,中兴便遭此劫难。老人只好再次挂帅出征。

  网友评论说:看着老爷子清瘦的背影,不禁鼻头一酸。

  出生于1942年的侯为贵,比华为的任正非大两岁,与联想的柳传志、长虹的倪润峰、万向的鲁冠球这些企业家属于一代人,但在第一代企业家群体中,他是最低调的,平时也很少能看到有关他的报道。

  侯为贵是技术出身的企业家。在就职中兴之前,他曾做过中专老师,后来学校被改成航天部691厂,他便从老师变成技术员,历任技术科长、技术副总。作为691厂的骨干,侯为贵曾被派往美国学习,这令他打开了眼界,从美国回来后,他决定创业。

  1985年,改革开放初期,43岁的侯为贵说服领导,以技术引进为由,前往深圳创办了中兴半导体。刚开始出于成本考虑,他做的是电子表、电子琴的加工业务,虽然利润低,但一年也赚了35万元,为中兴通讯的发展打下了基础。

  第二年,他用做贸易挣来的钱成立研发小组,专攻交换机领域,3年后研发出中国第一台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数字程控交换机。

  1993年,侯为贵等技术元老自筹资金,成立维先通,并与691厂、深圳广宇共同组建中兴通讯,在国内开创了“国有控股,授权经营”的全新模式。

  因为年龄相近、创业时间相近、领域相近,侯为贵经常被拿来和任正非做比较,二人的较量也是业界常年的讨论题。

  如今看来,华为发展势头迅猛,中兴似乎被华为甩在了身后,但在当年,侯为贵领导的中兴也有几次漂亮的胜仗。

  第一次是CDMA之胜。

  早期,中兴和华为的产品销售绝大部分依赖于运营商的订单。中国联通推出CDMA95的时候,因为并不顺利,任正非便认为CDMA95技术落后,转而重金豪赌技术更先进的CDMA2000。但侯为贵不以为然,他认为发展2000要从95积累技术,于是继续全力研发95版的业务升级。

  结果,2001年,中国联通第一期CDMA再次正式招标,业务对准的仍是原来版本的加强版,中兴通讯完全对标,中标了10个省共7.5%的份额。紧接着,2002年11月底联通CDMA二期建设招标中,中兴通讯又获得了12个省份总额为15.7亿元的一类主设备采购合同。

  第二次是小灵通之胜。

  2000年,侯为贵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,坚持做小灵通。他认为:第一,国内电信业分拆后,电信和网通为了生存,对小灵通有迫切需求;第二,小灵通技术在日本很成熟;第三,与移动相比,小灵通资费低,单向收费。

  当时也有日本公司找到华为合作小灵通,但华为以技术落后为理由拒绝了。

 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,小灵通风靡全国,相信你我都用过。中兴靠着小灵通创收不少,甚至2003一年的收入中,三分之一都来自小灵通。

  从这两件事也可以看出,相比于当过军人、狼性十足的任正非,侯为贵则像是稳扎稳打、精耕细作的“老黄牛”,反映在两家企业上,风格就更加迥异,一个走的是积极突进路线,一个走的是平衡稳定路线。

  几乎所有人对侯为贵的印象都是:温文尔雅,宽容和善。学霸出身、做过教师的侯为贵,属于典型的知识分子类型,他稳健中庸,很少有过激行为。他曾说:“我跟踪了很多东西,一看到这个机会非常大,我就发力,一看到机会不大,渐渐就放弃了。”

  这样的性格做企业领袖,不知是企业之幸还是不幸,但无论如何,中兴已经打上了他的烙印,温和不仅是他的性格,也成了中兴的企业文化。

  侯为贵常说,做管理,主要是接地气,一定要和一线员工、客户尽可能深入地沟通。一直到退休前,他还经常在一线跑,为的就是听到最直接的声音。

  他对下属很亲切,和员工沟通,从来不居高临下,更多是一种咨询式的交流:“你觉得这个怎么样?你有什么想法?”只要不违反规定,什么都可以谈。

  他不轻易否定一个人。在中兴的历史上,侯为贵一共只免过3位高管,其中有两位还被送到美国去学习。回国后,侯为贵给他们安排了新的工作。

  2016年侯为贵退休时说:“我留给中兴最有价值的并不是账面上的财富,而是经过多年沉淀、并得到全体员工认可的一种企业文化。”

  侯为贵重人性,他的人性管理法令他的领袖形象很饱满、很接地气,在企业遇到危机之时,他的存在能产生一股向心力,让员工瞬间凝聚起来,为渡过难关而共同努力。

  这次中兴受难,侯为贵一出马,便令士气大振,“猛听得金鼓响画角声震,唤起我破天门壮志凌云”,中兴上下再无旁观者。

  当然,侯为贵与任正非也有很多相似之处。

  他常年穿着一件朴素的夹克,拉链拉得很靠上,只露出一点衬衣领子;出差也一切从简,只坐经济舱,不住豪华间,经常自己带锅去酒店熬粥,不外出吃饭;公司的车库里停放着6辆奔驰车,但他一直开着一辆普通的捷达;他自己不配秘书,也不允许高层配秘书。这大概是他们那一代企业家身上的共通点。

  他说:“企业赚点钱不容易。身为领导人,如果拿公家的钱去高消费,等于是浪费了员工的心血。”

  在生活上,他保持着严谨的习性,散步、读书和休息的时间,在执行时分秒不差。

  侯为贵把所有的热情都给了中兴。中兴有难,他便“奉命于危难之际”,上阵“杀敌”。

  中兴之难,将“缺芯少魂”的问题,再次严峻地摆在我们面前。

  “不能总是用别人的昨天来装扮自己的明天”,“只有把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,才能真正掌握竞争和发展的主动权,才能从根本上保障国家经济安全、国防安全和其他安全”。——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。上阵的不仅仅是老将侯为贵,不仅仅是中兴,更是中国所有的高科技企业。

  这场仗,我们必须打,也必须赢。回头看,当年中兴与华为何尝不是在技术封锁里诞生的?

  凡不能毁灭我的,必将使我强大。

责任编辑:张岩

侯为贵中兴
新浪新闻公众号
新浪新闻公众号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

图片故事

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-690-0000 欢迎批评指正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62675637
举报邮箱:jubao@vip.sina.com

Copyright ? 1996-2018 SINA Corporation

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